我的就业故事丨哈那提·克孜汗:家门口当滑雪教练

“握紧雪杖,双膝微曲,压实雪靴,重心向前,慢慢滑下去……”12月21日,在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,32岁的滑雪教练哈那提·克孜汗一遍遍教游客学习滑雪。

  

滑雪季开始以来,虽然这样的滑雪动作一天要重复上百次,内衣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可哈那提从不偷懒,始终坚持一丝不苟教学员滑雪。

  

十几年前,乌鲁木齐县水西沟镇平西梁村牧民哈那提每年过冬如同“过关”。作为大山深处牧羊人的孩子,一到雪季,长达六个月的封闭生活,让好动的哈那提特别不适应。时间一长,他的性格变得内向起来。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 

2009年开始,哈那提像换了一个人,因为他成为了一名滑雪教练。那年,滑雪运动兴起,现代化、标准化的滑雪场相继落户平西梁村附近。自小喜欢滑雪的哈那提,和伙伴们相继来到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打工。

  

初入职时,哈那提从事雪道清理、雪具维修等杂活,渐渐地,看着滑雪教练们飞驰在雪道上,他决定努力当一名滑雪教练。

  

“做决定是一瞬间的事,真正要驾驭滑雪板可不容易,想要雪上飞就更难了。”哈那提说,开始时,一天要摔上四五十跤,浑身没有一块地方不疼,晚上回到家浑身散架了一样。第二天都不想起床,可想到滑雪的自己那么自由那么酷,咬咬牙又去雪场了。

  

晚上回到家,他反复研究网上的滑雪视频,琢磨自己的动作和摔倒的原因;白天,别人休息时他不休息,继续加练。学了新动作,训练时让伙伴帮他拍视频,回去看视频挑刺,第二天调整动作后继续精雕细琢。

  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虽然脸上留下了疤,全身有十几处看不见的伤,可哈那提掌握了滑降、刹车、转弯等滑雪技巧,成功突破层层选拔,如愿成为一名滑雪教练。

  

滑雪作为高危险性体育项目,近年来,从业人员必须获得国家社会体育指导员职业资格证书。虽然哈那提的滑雪技术已经没有问题,可要取得这个职业资格证书,对于国家通用语言还不够熟练的他来说,是有难度的。

  

怎么办?哈那提买来学习用品,又报了文化课补习班,开始提高自己的国家通用语言能力。

  

2017年,哈那提顺利通过国家社会体育指导员专项培训结业考试,取得了相关资格证书。现在,哈那提更自信了,找他传授技术的学员一茬又一茬。如今,作为一名资深教练,哈那提月收入在七八千元以上。

  

学习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冬天时,当滑雪教练,夏天时,哈那提则开起牧家乐,现在,他在全力以赴考厨师证。“家门口就业幸福感更强,我要好好努力,带着更多牧民‘吃’上冰雪旅游这碗饭。”哈那提信心满满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