援疆干部的抉择

 

■这是一个丈夫选择的爱与情,这是一个儿子选择的忠和孝,这是一个父亲选择的大爱与胸怀,这是一个共产党员选择的锤头和镰刀。

这,就是一名援疆干部的抉择。

□丁碧君

披星戴月,八千里长路迢迢;栉风沐雨,六百个日月昭昭。我,从祖国版图鲜红的冠顶出发,义无返顾地来到雄鸡高耸的尾梢。

我不是游客,无意寻找天山脚下最美丽的羽毛;我不是诗人,无暇欣赏大西北的雄浑与浩渺;我不是一时兴起,忘记了医院里重病缠身的父亲;我不是心血来潮,能舍下仅4个月襁褓中的女儿……

我从铁岭的调兵山一路走来,心中依然激荡着辽河水的咆哮。

伫立在浸满红色基因的将军山,我同样能感受到明珠河泛起的波涛。

我带着辽宁人民的重托奔赴新疆,期待枫树和云杉拥抱,在遥远的辽疆之间搭建一座友谊桥;我肩负援疆工作的重任来到石城,渴望百合花和榆叶梅相邀,在两地人民心中再筑一座连心岛。

当梦中的大美新疆在眼前萦绕,少年时牧马天山的渴望,攀附雄鹰的翅膀越飞越高——我看到了达坂城姑娘风一般的舞蹈,我听见了红其拉甫口岸深夜的寂寥,我读懂了小白杨哨所上空飘扬的国旗,我理解了军垦第一犁那古铜色的素描。

我的意志,随着兵团精神铸就的路标,一次次发酵,一点点燃烧,直到自己深深融入这座英雄的城市。

在踏上这片红色土地的第一个拂晓,我情不自禁地喊出:新疆,你好!石河子,你好!

我知道我的使命,必须与时间赛跑:想方设法开展招商引资,我期待石河子经济发展能够独领风骚,我的梦想是让茫茫戈壁长满芭蕉和樱桃。

我知道我的职责,因此床下常备一双雨鞋,门后始终有一把铁锹,很少打开的电视,悄悄定格在石河子台;曾经光滑的手掌,如今已磨砺得格外粗糙。

星辰浩瀚,明月皎洁。轻抚岁月之额,用思念为乡愁包扎伤口,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的心里却风雨潇潇。真想再吃一次父亲亲手包的酸菜水饺,真想再听一次窗楣上八哥欢乐的鸣叫。

我是个不孝的儿子啊!不能侍奉父亲左右让您颐养天年,不能嘘寒问暖为您端茶送药。忙碌一天静下来的时候,我的耳畔总会传来您断断续续的唠叨。泪水浸透了思念,而我只能捎去一声问候:年迈的老父亲呵,您老今天可安好?

辗转反侧,孤独的小床横跨两座城市。一边是铁岭夜幕下盛开的牡丹和芍药,一边是石城黎明前绽放的海棠和沙枣——

含辛茹苦的妻子,你是不是还在操劳?天真可爱的宝宝,你有没有乖乖睡觉?

我知道,我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,家庭的千斤重担,都让你一个人去挑;我知道,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每天,女儿都悄悄走进我的梦里撒娇,紧紧依偎在我的怀抱,不依不饶,执意地让我告诉她雪莲花的味道,让我再为她唱一支用来催眠的童谣。

我的爱人呵,我的宝宝,你们可知道:每天,我都会为你们默默地祝福,并且把对你们的思念和爱恋,播撒成民族团结的种子和幼苗——迪丽娜尔·沙地克成了我的女儿,我们能用不同的语言向祖国母亲问好;我和托乎提·买明大叔成了亲兄弟,为了挽救他孩子的生命,我在深夜里四处奔波、争分夺秒。

看到孩子苏醒后舒展的眉梢,我突然感到骄傲和自豪!这才是血浓于水的骨肉同胞,这才是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最真实的写照。

就这样,我把意志熬成灵魂的根系,用每一次付出的真情一点点聚焦,在新时期兵团精神的旗帜上,留下辽宁炽热的温度和铁岭深情的符号。

心中有责任,肩上有担当;眼里有使命,耳边有号角!空旷的黑暗里,静得能够听到自己倔强的呼吸和心跳。我的眷恋与石河子已紧紧契合,只能奋不顾身,向前奔跑!

3年援疆路,一世新疆情!无须雁过留声,我要与大家一起,建一条共同富裕的金光大道。无须青史留名,我要为明天留下深层次的思考。

这是一个丈夫选择的爱与情,这是一个儿子选择的忠和孝,这是一个父亲选择的大爱与胸怀,这是一个共产党员选择的锤头和镰刀。

这,就是一名援疆干部的抉择。

微信“扫一扫”分享至朋友圈